Site Overlay

“安徽男子看守所死亡”案新进展:公安局被判赔死者家属40万

  海报新闻记者 文露漪 报道

  近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从“安徽男子看守所死亡”案死者家属代理律师处获悉,阜阳中院判公安局赔偿家属40余万元。

  2019年3月29日,安徽阜阳颍州区男子申友证在关闭棋牌室近3年后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刑拘,在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死亡。家属质疑看守所救治不力,并提出224万国家赔偿。

  男子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拘 一个月后“心梗死亡”

  2019年3月29日,安徽阜阳颍州区男子申友证在关闭棋牌室近3年后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刑拘。

申友证生前照片

  2019年4月28日下午5点多,申友证的家属接到阜南县看守所电话告知:47岁的申友证“心梗死亡”。4月30日,家属自行在阜南县殡仪馆找到申友证的遗体。

  申友证的儿子申先生曾向媒体透露,死者的胸部有条状伤痕,心口位置有明显瘀痕,手臂、腰侧等有很多淤青和乌紫,左脚上粘了一片白色药片。

  对申友证死亡原因存疑的家属多次申请查看当天看守所的监控视频未果。

  经过半年多的交涉,2019年11月9日至13日,申友证家属和代理律师一起到阜南县检察院看到了申在阜南县看守所2019年4月19日晚上7点30分至4月28日下午3点28分在6号监舍的监控视频。

  家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监控视频有部分跳跃不完整、监舍未提供保暖衣物、被子。2019年4月28日上午7点33分左右开始,申持续捂着胸口,舍友连续按了3次门铃叫人。上午9点19分52秒申被开门带走,上午9点21分左右申来到诊断室,医生仅用不到4分钟对申进行听诊,并给了药吃。

  回到监舍后,申在凳子上坐立难安,躺在床上,不停地翻身捂胸口、擦鼻涕和嘴。

  14点51分57秒,申从凳子上倒在地上,舍友分别按了7次门铃叫人。15点17分51秒,医生进来做了几下心脏复苏。15点20分左右,申被抬出监舍。15点28分47秒,申被送达阜南县人民医院。

  依据这些视频,家属希望阜南县看守所对申友证的死因给出合理解释,回应家属的合理诉求。

  死者家属提出224万国家赔偿 代理律师:家属获赔40余万

  2019年5月16日,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分局决定撤案。安徽颍州区检察院调查后认为,针对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分局办案部门,在对申请人或犯罪嫌疑人所委托的辩护人递交材料,没有交接登记等执法不规范行为,检察院已向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分局发出检察建议,要求其严格遵守办案程序,规范执行行为,以保障犯罪嫌疑人、当事人的合法诉讼权利。

  据阜南县人民医院《抢救记录》显示,申友证被送至医院时全身湿凉,各项生命体征消失,说明其在阜南县看守所时已经死亡。《申友证死亡调查结论》认定“申友证系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急性心肌梗塞死亡”。

  2020年6月1日,阜阳市人民检察院出具二次鉴定意见通知书。意见书内容显示,阜南县看守所驻所医生,在明知申友证患有高血压、糖尿病情况下出现胸痛时,未尽到高度重视义务,未及时进行针对性排查和有效治疗,延误了患者接受早期规范诊治的时机,在其病情发展到心源性晕厥的紧急时刻脱离患者,救治方案存在错误。

阜阳市检察院出具鉴定意见通知书

  而后,阜南县公安局根据阜阳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次尸检结论”认为该案属于民事诉讼,建议死者家属向阜南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但阜南县人民法院却认为该案属于国家赔偿案件,以不属于民事诉讼为由驳回了死者申友证家属起诉。

  2020年6月19日,死者申友证家属向阜南县看守所以及阜南县公安局申请224万余元国家赔偿,但未获任何回应。

  2020年11月25日,申友证家属正式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对阜南县公安局、阜南县看守所的国家赔偿案的起诉。

  2021年10月31日,申友证家属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针对此案件决定:生病是导致申友证死亡的直接和主要原因,阜南县看守所医生的错误救治行为是次要原因,酌定赔偿义务机关阜南县公安局承担20%的赔偿责任。

  经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根据《国家赔偿法》相关规定,决定赔偿义务机关阜南县公安局于30日内向死者家属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389516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6000元,赔偿申友证母亲的生活费1228元。

阜阳市中院宣判此案

  “我了解到家属其实并不在意赔偿金额多少,他们更关注对看守所以及公安机关有关人员的追责,”周兆成介绍,“这是国内看守所死亡案件判赔国家赔偿为数不多的一起,有示范判例意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